辣味之旅:椎名誠《辣得好吃》 點閱次數:4354 分享至 Facebook

看完日本作家椎名誠的《辣得好吃!──亞洲突擊激辛紀行》,一連幾天都覺得飲食無味,真想馬上訂一張機票飛往「啪哩啪哩跟吸哈吸哈之國」體會狂喊「的確很辣,但那辣真好吃。好吃但是辣。好辣,好辣但是好吃。」的辣味極致到接近自虐程度的經驗。

一般味覺包括酸甜苦辣四種,在旅途中,可能因為長期旅伴吃辣的程度屬於幼兒期,也就是所謂「嬰兒胃」不能接受一點刺激,所以四處遊歷時,雖然總是發揮台灣人「蝦米都愛呷」
的傳統,但是不自覺會避開辣味,尤其在以辣聞名的國度旅行,只要一進擬],一定不理會老闆鄙棄的眼光很沒志氣喃喃地說:「No Spicy!No Spicy!」時間一久,對於辣味更加敏
感,看到紅色的辣椒簡直比看到炸彈還驚心,一定迅雷不及掩耳把那刺眼的紅色從擠L挑掉,再小心翼翼地檢測其他的菜色有沒有重度感染,以免中「辣」。
久已習慣「原味」的我,看到椎名城大費周章地和一干視辣如命的好友組成「辣椒吸哈吸哈探索團」遠征韓國、西藏、日本挑戰辣味,一開始連看到不斷出現的「辣」字都覺得辣,不只連吞口水,還不停喝水解渴,後來,越看越興奮,沉寂已久的味覺重新被挑起,有關辣的記憶也排山倒海湧出。

去年夏天,走在拉薩最熱鬧的北京東路上,一邊和來自比利時的弗瑞德聊天,一邊張望有沒有好吃的料理,一邊照應在一旁的日本朋友和美子,忽然看到一家叫作「岡拉梅朵曙U」(後
來回到台灣才知道岡拉梅朵是藏語的雪蓮花,好美的名字哦!)的門口有一塊黑板,用粉筆寫著「藏式火鍋」,賓果!來到西藏當然應該嘗試又濃又香的火鍋,直覺是值得推薦給外國朋
友的美食,在我強力慫恿下,他們兩個興匆匆地跟著我進去。

一樓客滿,走很陡的藏式老木梯上到二樓,發現是一個天井平台,而且要先走過藏式老佛堂才到達用尷漲a方,坐下來就向左顧右盼的弗瑞德介紹火鍋就是西藏的Fondu,再轉過頭去向
和美子說明就像是日本的スト(音nabe,漢字作「鍋」),兩人都連連點頭,於是由唯一懂中文的我全權處理了,先選加了很多藏藥香料的牛骨湯底,再點牛肚、牛肉、豬血、金針菇、
蘑菇、牛蒡、豆腐、蕃茄、青菜……等火鍋料,再特別為和美子叫一盤青椒。

唉,這一餐得來不易啊。

一般人到拉薩大多由成都轉機,一天即可到達,我卻計劃一個人從加德滿都一路穿越喜馬拉雅山和西藏高原到拉薩,那是十九世紀很多探險家嘗試進入神秘聖域的路徑,雖然常因雨季
山洪爆發沖斷公路,或是冬天大雪封山,還是想要嘗試,在加德滿都左思右想,為了一紙中共嚴格管制遊客的「入藏證」,也為了分擔旅費,湊了一個十個人的旅行團,來自八個國籍
的背包客,同搭一台小巴士,一路跳上跳下地往前(路面的顛簸可以讓人邊看風景邊運動全身的肌肉,一舉兩得),共同度過沿途落後的小鎮、簡陋的旅館,骯髒的茅坑,難以入口的
食物,稀薄的空氣,嚴寒的山口,最可怕的是高山病的侵襲,終於看到雄據山頭的布達拉宮時,所有人的眼睛一亮,我們平安抵達了,看看彼此的臉雖然沒有「塵滿面,鬢如霜」,但
也相去不遠了。

其實,本來不想邀弗瑞德來的,因為他聽說另一個美國女孩要來,主動加入,結果,那個美國女孩臨時放我們鴿子,變成三人同行的奇異組合。一直覺得他陰陽怪氣的,還記得最後一
天的行程,剛好和弗瑞德坐在一起,那天趕路,在高原崎嶇不平的公路上日行百里,高原特有的猛爆陽光把一台接近報廢的小巴士烤得熱烘烘的,走到戶外上廁所(就地找掩護)時又寒
氣逼人,坐在分離式椅墊(必須用屁股壓著才不會彈出來)上昏昏欲睡,窗外,地平線上聳立一座又一座壯闊的雪山,「你看,山!」他轉頭看了一眼,面無表情,繼續發呆,又看到雲
霧遼繞的雪山前高掛一座彩虹,「你看,彩虹!」他的反應還是一樣,不禁問他:「你不喜歡大自然?」他也沒說話。

在藏式特有的彩色窗欞前,三個人開始輕鬆地閒聊,才發現弗瑞德並不是遊客,他是在加德滿都的非營利組織工作,幫助弱勢的婦女和小孩,因為工作關係去過莫三比克、馬來西亞、
巴拿馬、波札那……等一般人少去的國家,發現彼此的旅行地圖有很多重疊,自然愈來愈興奮,加上清淡的拉薩啤酒,感覺距離一下拉得好近,最特別的是他的潛水經驗屬於教練級,
我去年初剛拿到潛水執照,一聊起潛水更是有說不完的話題:「夜潛可以看到很多難得一見的生物,又可以用手電筒專心看,不會受到其它景物的打擾」、「沉船好像是凝結在海中的
古蹟」、「大海龜在海中游泳非常優雅」。

至於一路和我分享房間的和美子,總是客客氣氣,像一陣煙一樣不佔空間,彼此互不干擾,那天一聊之下,才發現彼此也有很多相似點,她從事出版業,很愛看書,我在沿途看河口慧
海的《西藏旅行記》,她曾看過日文原著,真不敢相信這個一百年前日本和尚所寫的超冷門的遊記,真的有人看。和她一起到尼泊爾的朋友正是寫《世界逍遙遊》加拿大和澳洲部份的
作者,那一系列指南是我也在文章中介紹過的日文旅遊聖經。

當我們談得正熱烈時,火鍋上桌了,我們像是齋戒一個月的回教徒,迅速開始動作,沉浸在這趟艱辛旅程的慶幼b上,什麼?辣不辣?那根本不重要,好吃就好了,本來談笑風生的弗
瑞德只會發出單音「嗯」「哦」「嗚」等驚歎聲,至於平常總是笑容滿面的和美子更像一朵盛開的花,只差沒有花枝亂顫,至於我,本來還想介紹一下火鍋的特色,看到他們快狠準的
動作,也決定跟進,不必講究什麼嶽鉰宏鬗F。結果,一直到滿滿的火鍋剩下空空的鍋底,我們才休兵,喝幾口啤酒放鬆一下。

唉,可以和談得來的朋友痛快享受美食,真是人生一樂也。後來,我酒足飯飽的昏沈腦袋,忽然想到弗瑞德的陰陽怪氣可能是因為他有高山症,他看來非常壯碩,可能高山適應力還不
如我這個弱女子,還有平常顯得沉默的和美子,可能是英語不夠好,所以不敢講話,真是豁然開朗啊。

←加了很多藏藥香料的牛骨湯底火鍋。


印象中藏式火鍋香濃的辣味,那種辣是帶著甘甜的,也就是有一種「吃了就會強壯哦」的勸誘意味,比較不是威脅利誘「你敢不吃,嘿嘿……」在涼爽的高原城市,再辣也不會汗流浹
背,只會覺得從嘴巴到胸口暖暖的,非常舒服,那一晚,在旅程的終點,和一路共患難的旅伴,從陌生到熟悉,一起痛痛快快享受美食,拓展彼此的美食地圖,真是令人懷念的辣味啊。

椎名誠在書中提到他們初次品嘗韓國冷麵的經驗,充滿了戲劇張力,像是在挑戰人類的極限:冷麵的辣發源地等級。一口,兩口,大約到了第三口,突然冒出一股衝上天靈貌滿u咻!」
喉嚨深處開始「哈吸哈吸」。在那之後來埋伏著連續三梯的重厚激辛軍團,「還沒完喔」「可不只是這樣而已喔」,感覺攻勢即將展開。

想到這,也領悟到為什麼喜歡椎名誠的書了,他在文章中除了食物的美味外,更有一種人生的痛快在裡面,跟他一起瘋狂的「怪怪探險隊」成員,彼此之間有一種單純的男性情誼,結伴享
受人生,幾十年的交情,在現代複雜快速的人際關係很少見,就像很多女生說她們愛看美國影集《慾望城市》並不是為了自由奔放的性愛冒險,而是四個好友互相扶持的友誼。

在現代的日本作家裡,一開始顯得離經叛道的椎名誠,繞了世界好幾圈,意外地卻有一種傳統日本男人的純味,轟轟烈烈,坦誠率真,毫不掩飾自己的人性弱點,這也是他的書受到日本讀
者歡迎的原因吧。

如果你喜歡辣,那鐵定會對書中的「激辛」體驗大呼過癮,什麼?你不敢吃辣,那更要看這本書《辣得好吃!──亞洲突擊激辛紀行》,你會改變的,相信我。
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心靜讀書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