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馬拉雅乾季:尼泊爾 5 點閱次數:3678 分享至 Facebook

距離上次從尼泊爾回來,已經快要五個月。不過,或許我並沒有回來,某一部份的我一直遺留在那邊,凝望積雪的聖母峰……

記得回來第五天,繁忙的事務暫時告一段落,想要好好放鬆一下,跑到健身中心跳Bodyjam(一種結合街舞、拉丁、恰恰、FUNK的有氧舞蹈),跳著熟悉的舞步,身體卻變得僵硬陌生,一再慢半拍,像生鏽的機器人,動彈不得,忽然領悟,身體比心理更誠實,多麼想念尼泊爾啊,藍得發亮的天空,氤氳的檀香,擁擠不堪的街道,黃沙滾滾的市集,香辣的MOMO(尼泊爾水餃),濃郁的尼泊爾奶茶,報紙上的毛派游擊隊消息,在熱門音樂中,所有的記憶一湧而出。

接下來,在腳步匆促的日常生活之外,悄悄展開下一次的旅行計劃,熱切地告訴周遭親友,甚至連遠在德國的尼泊爾朋友都參與討論,上次,為了拉薩之行保留體力,又遭逢雨季,沒有去高山健行,這次是乾季一定要去,還有波卡拉、奇旺都列入行程,為了分享獨樂樂的喜悅,破天荒招兵買馬,帶了一些朋友同行,享受眾樂樂的旅行方式。接下來,在腳步匆促的日常生活之外,悄悄展開下一次的旅行計劃,熱切地告訴周遭親友,甚至連遠在德國的尼泊爾朋友都參與討論,上次,為了拉薩之行保留體力,又遭逢雨季,沒有去高山健行,這次是乾季一定要去,還有波卡拉、奇旺都列入行程,為了分享獨樂樂的喜悅,破天荒招兵買馬,帶了一些朋友同行,享受眾樂樂的旅行方式。

「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。」想得容易做時難,每次處理相關瑣事,總是這樣自我安慰,一個人和一群人旅行,完─全─不─同,很佩服旅行社從業人員的耐性,領隊的工作簡直就是保母,所有的事都和他有關,過程中,好幾次想要放棄,不過,看到一張張興奮的臉,又說不出口。Promise is promise.人生總是要嘗試新的經驗,這次,就當作自我突破吧!最荒謬的是,過程中一直漠不關心的Vicky,卻去買了一雙登山鞋,在最後一刻加入。

忙亂中,依然手不釋卷─手中緊緊抓著V.S.奈波爾的《幽黯國度》,離開尼泊爾後,想要一個人到北印度漫游三週,時間緊迫,除了在背包丟了一本厚厚的Lonelyplanet,打算在旅途中再看,奈波爾的印度三部曲就是我的導遊了,在他筆下的印度,虛幻卻又令人驚心動魄,第一次看到「真的」有人以小說動人雄辯的筆來寫遊記,其實,在Vicky從加拿大回來,聽她敘述加拿大之行的種種奇遇後,曾經告訴她:「你要用小說的筆法來寫橫越加拿大之旅,這樣,旅途中的人物才會鮮活,栩栩如生。」趕快拿給她看,這是最佳範本。

「拜託,他是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大作家耶。」她一臉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「我們要向偉人學習啊!」趕緊狡辯,又回到書中。

書中的印度貧窮落後,讓一個在加勒比海出生的印度第三代移民大失所望,透過他交織著童年記憶的犀利眼睛,看不到一般遊客喜歡的宗教靈修和異國情調,相反地,古老文明在現代的不合時宜成為他痛批的重點,他花了十七頁洋洋灑灑描寫官僚主義和種姓制度的荒謬,讓他為了領回兩瓶酒必須付出慘痛的代價,炎炎夏日,來來回回在政府機關無望地奔波,同行的女伴熱到昏倒了,他大聲呼叫,在場的人,卻沒有一個人認為他們必須去做倒水這種「低賤」的工作。

邊看書邊加強心理建設,不知道「我」所抵達的印度和作者的「我」到訪的國度差距有多大,出發在即,不管有多少疑慮,飛機是不等人的,想到更早之前看的另一本書《印度慢吞吞》,這是在加爾各答出生的BBC記者和同事所寫,探討印度遲滯不前的原因,那時,覺得書中所描述的是一個遙遠的國度,奇異風俗,光怪陸離,隔著一道模糊的玻璃,想要捕捉一點清楚的影像,卻是徒勞。

最近,印度的矽谷─邦加羅爾卻是工商雜誌頻頻出現的焦點,這個以軟體為主的新興高科技中心,連遠在美國的上班族,都怕會講英文工資又低的印度電腦工程師搶走飯碗,比較中國和印度經濟發展優劣的報導,洋洋灑灑,高達百分之十的經濟成長率,出現在人口60%是文盲的國家,真是一個集矛盾於一身的地方。

明天就要出國,對於尼泊爾,已有萬全準備,相信是一場感動與笑聲的旅行,對於第一次去的印度,卻毫無計劃,看完了行前最後一本書《印度謎城─瓦拉那西》,恆河依然流動,吸引無數朝聖的人,就當作印度的第一個方向吧,上次在加德滿都,往北,到達拉薩,追尋藏傳佛教,這次往南,到瓦拉納西,觀照印度教,想起精神分析大師弗洛伊德曾說:「宗教是集體的精神官能症。」。

只要看過喜馬拉雅山,就會得到強迫症,一再想要回去嗎?


Pinky 2005/1/20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心靜隨筆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