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藏雙騎行之7:青海湖巧遇日全蝕 點閱次數:4279 分享至 Facebook

看到青海湖,第一次感覺這次旅行是值得的,忍受風雨、卡車、食宿、洗澡、廁所種種不便,就是為了這片一望無際的地方。公路兩旁是灌木林的沙漠,遠處是平緩山脈,前方草原的盡頭是波光如海的鹹水湖,空無一人的公路如同溜滑梯,一路往下滑行,心曠神怡,幾乎要手舞足蹈起來。

想起《2006席慕蓉》一書的封面,那是內蒙攝影家哈斯巴根的作品,作者自述她置身巴丹吉林沙漠的震撼:

「在這張照片中,我雖然只不過是個小之又小的黑色背影,但我是立足於巴丹吉林沙漠之上,面向著波光灩瀲的湖泊。應該是正午時分,在湛藍的湖面上,閃動著日照直射時那炫目的大片反光,強烈的光束一層又一層地往左右分裂噴濺,站在逆光又逆風處的我,正高舉雙手,彷彿正在讚嘆……整片廣大的天地之間,只有我一個小小的身影,可是,是多麼興高采烈的身影!」

此時此刻,深刻感受到席慕蓉雙手高舉的喜悅,雖然,怕唯一的旅伴氣還沒消。

當天從海宴出發,過了西海,草原上野花盛開,這面山因花染成粉紅,那頭是鮮黃的油麻菜花海,首次見氂牛悠遊在高山環繞的豐美草場上,養蜂人利用夏天放蜂採蜜,在路邊販賣,三頂有吉祥圖案的白色帳篷搭在草原上,看來是針對遊客的「藏家樂」,為了在當天趕到青海湖畔打尖,一心趕路,沒多作停留,爬上一座山後停下來,看Vicky遠遠落後在草原上,知道她載的行李重,耐心等候。

當她終於拖著行李拖車趕到,卻脹紅了臉破口大罵:「你裝備少騎得快,我在高原要追上你很難,看到喜歡的藏族帳篷,想要在山谷住下,靜靜欣賞草原美景,你卻頭也不回地離開。」心知,兩人速度還要協調,以前,我體力較差騎得慢,這次載的行李少,速度比較快,要保持在可以溝通的距離,發了一陣火,拒絕我回頭的提議,繼續往前。

又騎了半個小時,就看到青海湖了,兩人快速衝向環湖東路,這次學乖了,往南看到草原上的帳篷立即停車,準備打尖,蒙古族朱老伯安排我們獨享一個大帳篷,又建議我們騎馬到青海湖畔看夕陽,高原天氣變化莫測,上馬時天還亮著,走到金沙灣下馬,卻已天色昏暗,烏雲籠罩在天際,湖面灰濛濛的,炫爛的夕陽?一點影子也沒有。

騎馬回帳篷喝甜茶,天竟然又亮了,站在離天空最近的地方,彷彿一伸手就可以摘下雲朵,平地的煩惱消失地無影無蹤,正在驚嘆當地的天氣,來鋪床的小朱說,那天是三百年難得一遇的日全蝕,而且,與外界隔絕的我們同時看到了「天再昏」,也就是一天接連兩次出現天黑,那是在日落前後發生日全食引起的天文奇觀。

兩個人相視而笑,那天是八月一日,Vicky的三十七歲生日,為了在一個特別的地方幫她慶生,我才會一心一意趕路,雖然被精疲力盡的Vicky罵了一頓,不過,最後住在朱老伯的帳篷,既可看湖又兼顧了「想要在帳棚體驗草原生活」的願望,又有上天送的奇景─日全食和天再昏,稱心如意的她也別無所求了。

從一九九七年開始,Vicky剛踏上單車環球之路時,在阿拉斯加渡過二十七歲生日,這十年,有超過五年的時間旅行,另外一半的時間在準備旅行,因此,常有機會在世界各地慶生,今年在杭州過生日,看到六十年難得一見的雪景,連西湖都結冰了,這算是艱辛旅途中,最甜美的回報吧。

在大陸單車旅行,最大困擾是到處都是人,一停下來就有路人圍觀,每天都在建設,沒有片刻安寧,終於來到空曠的青藏高原,視野無限延伸,在大自然的懷抱中,說不出的輕鬆和喜悅,接下來,旅行節奏要更貼近游牧民族,逐漸適應高原生活。朱老伯是海宴的蒙古人,大兒子在家裡種植麥子、青稞、土豆、白菜等農作物,他和兩個小兒子夏天到青海湖畔牧馬,冬天回家,兩百多隻羊僱了工人趕到山上吃草,嚴防蒼狼襲擊。

 

看他揉麵粉做蔬菜面片,好奇地問:「你去哪買菜?」「自家種的。」「對了,明天幾點天亮?」「我沒有手錶。」幾回雞同鴨講後,發現他半農半牧的生活,幾乎可以自給自足,唯一電器是靠太陽能發電的電燈,燃料是曬乾的氂牛糞,所有行李拆了就走,資源回收再用,不會製造垃圾,與大自然和諧共處,他們才是這片高原的主人。

吃完朱老伯料理的手工面片,回到大帳篷,伴著青海湖的星空沉沉睡去,燦爛的銀河,在夢的邊緣閃爍光芒。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青藏雙騎行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三百年一遇的日全食……那天我坐着青藏线自西藏一路去青海……
之微 於2012-07-07 20:32:44回應 1樓

扎希德勒!
版主於2012-09-15 20:37:16回應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