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藏雙騎行之2:蘭州,皋蘭山 點閱次數:4537 分享至 Facebook

 

→Vicky&Pinky接受蘭州公共電視新聞專訪。 

從台灣出發,搭船從金門、鼓浪嶼到廈門,然後搭火車從上海、杭州、西安到蘭州,一路上,歡會老朋友,喜遇新朋友,盡量休息,這段旅程和以前完全不同,一點也不誇張地說,友誼就像一道水流強勁的河,千里護送。

到蘭州認識的第一個特色小吃是「三泡台」,源於盛唐的藥茶,在明清時傳入西北,尤其受蘭州人歡迎,茶杯裡放了春尖茶、玫瑰、菊花、帶殼桂圓、含籽杏乾、葡萄乾、小棗、枸杞、冰糖等,加熱水沖泡後,甘甜不膩,滋味無窮,是功效多多的養生飲品。

在蘭州認識的第一個朋友─馬駿,他也像「三泡台」般,提供多方協助,讓我們的啟程更順利,看到博路自行車店裡兩台組裝好的Jango新車,那是遠從台灣寄來的,一向負責單車打包拆卸的Vicky開心地說:「這是前所未有的待遇。」。

而我們的到來,不論是人生哲學、旅行或是生活方式,似乎也在馬駿一家人心中激起了不小漣漪,向善良認真的馬駿和明明夫婦,誠摯分享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實現夢想的經驗及心得,唯有認真準備,自我要求完美,不斷提昇,才能在機會來臨時,「不疾而速」地抓住,走出一條自己的路。

他也代約了兩年前走過青藏線的車友小司來「技術指導」,小司對照地圖和照片詳細解說沿途實況,五道梁不可停留,高度起伏太大,青藏鐵路完成後,很多道班都撤了,以前兵站會收留騎士,自從一位北京車友高原反應出事,現在不收留了,那裡有簡陋住宿和餐館,那幾段是「自己和自己過不去」的路……破解了很多不曾去過的朋友給我們的「善意」恐嚇,前兩天,在西安,Angel的大學同學,初識的宋教授聽了騎乘計劃,馬上倒退三步說:「那可不是一時興起可以做的事……」最後一天,他確定我們不是開玩笑,慎重留了他的電話說:「我有一些學生在當地,需要幫助打電話給我。」。

我去過西藏,沒有高原反應,所以焦點轉到不曾到過的Vicky身上,種種偏方紛紛出籠,在杭州,曾經擔任援藏幹部多年的朱大哥坦白地說:「高原反應大部份是心理作用,吃紅景天只是安慰,最重要的是平常心,不要自己嚇自己……」哈,英雄所見略同,不過,他也留了電話,以防萬一。

為了減輕重量,也為了怕我分心發生危險,Vicky不准我帶電腦,只得在蘭州全力趕稿,完成新專欄的稿子,行前準備都丟給Vicky,昨晚,寫到半夜十二點終於完成,Vicky看了稿子臉色大變,氣得痛罵:「有那麼多現成素材,為什麼不輕鬆寫寫就好?出發時間緊迫,很多事要做,幹嘛總要求新求變?那種必須花費很大心力的文章,應該回家再好好寫。」唉,偏執個性改不了,早上四點又爬起來寫了另外一篇。

七點,油盡燈枯,卻趕著出門,今天要參加博陸車隊的晨騎,當作暖身,途中,匆匆忙忙吃了豆腐腦和油條,補充體力。在車店會合以後,十多個車友陸續出發,除了我們兩個,都是男性,個個擁有高級配備,像猛虎出匣,一下子就不見人影,馬駿陪著我們騎,邊檢測新車裝備,在市區騎不到一公里,就到了登山口。

狹窄山路上,貨車大聲怒吼,動力不足的引擎哄然作響,爬山的人多,散布在山路上,在眾人烱烱的目光下,面對陡峭上坡,屏除雜念,心中默念:「慢沒關係,只要抵達山頂就好了。」自許絕對不要下來推車,不服輸的毛病又發作了,無論多陡多大的彎,把人車調到最輕,緩緩地騎上去。

就像龜兔賽跑的故事,保持等速的我們很快就追上了其它車友,幸好不是騎協力車,這種山路一定上不來,不到十公里的路,垂直爬升了六百多公里,比中橫的武嶺路段還要辛苦,一路汗如雨下,兩道鼻水掛在臉上,稍感疲累,一想到磕長頭到拉薩的朝聖者,頓時感到身輕如燕,和他們的艱困旅程相比,我一定可以騎─單─車到拉薩,慢沒關係,只要抵達就好了,這麼一想,頓覺海闊天空,原有的疑慮一掃而空。

後半段的貨車少多了,騎到皋蘭山頂,感覺神清氣爽,完全沒有只睡了四個小時的疲倦,不過,心知最大挑戰是在下坡。

山頂有一座三台閣,登高望遠,才了解蘭州不只是「兩山夾一川」,而是群山環繞的河谷盆地,光禿禿點綴少許綠意的山,像西遊記的火燄山,土黃色屏風層層相疊,黃河蜿蜒流過三百多萬人口的甘肅省會,向東流去,這塊土地,曾經是產生《詩經》浪漫民歌:「所謂伊人,在水一方。」的地方,也是後來一統天下的秦人發源地,更是無數探險家的必經之地,從這裡出發,就像是走上一條「前有古人,後有來者」的大道,談不上冒險犯難,只是有幸看到一些美景的過路人罷了。

博陸車隊的車友們,選了一間景致優美的「農家樂」吃大盆雞,在像陽明山的土雞城裡,大夥兒喝「三泡台」,吃農家菜,輕鬆聊天,其中,有一位資深驢友,大談他在1992年代遊歷蘇聯和東歐國家的見聞,當時,他辦學生簽證方便跑單幫,去了很多地方,有很多豔遇,現在,他自嘆承擔著家庭和工作的責任,最大快樂就是和車友出來騎車了。

平常生龍活虎的Vicky,今天卻異常沉默,原來她肚子不舒服,勉強騎到山頂,到了餐廳一直拉肚子,跑了好幾次茅坑,我雖然症狀輕微些,但也跑了好幾次臭氣沖天的茅坑,可能是昨晚吃海鮮豆腐湯,吃壞肚子了,一時大意,竟然在內陸點海鮮。

走出餐廳門口,遇到一個銀髮婆婆,她看著我和車子,忽然關心地說:「這路很危險,下坡要小心。」我點點頭,迎向另一個挑戰。

下坡風景好,俯視峭壁,蘭州市區一覽無遺,梯田層層堆砌,讓自己熟悉新車的變速器及煞車,隨時注意速度和轉彎,順利抵達登山口,鬆了一口氣,無意中,我竟然跑了第一,在山下等了許久,原來大夥兒在半路等Vicky拍照,專心的烏龜又贏了。

「你很會爬山。」平常要求嚴格的Vicky鬆口,稱讚我今天的表現。
「她們不求快,但是騎車非常平穩。」馬駿印象深刻地對其它車友說。

經過今天的暖身,感覺踏實多了,自知沒有衝刺的體力,卻有馬拉松的耐力,像駱駝一樣,愈挫愈勇,一定可以抵達終點。

再見,我們要上路了!

蘭州博路自行車商貿有限公司 負責人:馬駿   (蘭州是中國西部單騎的重要起點,馬駿可提供裝備和路線等專業建議。)
地址:蘭州市金昌南路247號   Tel/Fax: 0931-8820021
http://www.bolubike.com/    Email:majun@bolubike.com

→ 可愛的童童把Vicky當成單車司機。


→蘭州車友歡迎將遠征青藏的VP。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青藏雙騎行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