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國釜山,天寒地凍之一:螃蟹麻辣鍋 點閱次數:7669 分享至 Facebook


落日餘暉中,從日本博多港啟錨的山茶花號(Camellia Line)緩緩駛進釜山港。

第一次造訪韓國走海路,大多數人出入的首爾反而是最後一站,由下而上的路線,從起點就顛覆了一般人認識韓國的途徑。因為,這是一次「無飛行」的環中國海旅行,兩個台灣女子,年輕時曾經單車環球,步入中年,想要慢慢走,以烏龜的速度,領略快速改變的亞洲風貌,協力車加輪船,就成了Kuso又懷舊的交通工具。

二OO七年夏末,從台灣基隆搭飛龍號到日本沖繩、九州一路上來,逆時針方向走,縱貫韓國後,計畫從中國大陸天津往南,走小三通回台灣,單車旅行最大好處是,大方向確定,路線可以隨心所欲,不必配合巴士或火車。

中午一上船,就已進入了韓國,韓國文字、語言、料理,都像泡菜一樣刺激,進入陌生國度的緊張感又出現了,像東非大草原的草食動物一樣維持警戒,尋找生存之道,不料,下船後,推著協力車走進入境大廳,馬上引起大轟動……

大廳燈火通明,滿載行李的協力車,兩人涼鞋及車褲的休閒打扮,像外星人一樣醒目,首次抵達一個國家引起這麼多人圍觀,指指點點,倉皇四顧,一句話都聽不懂,領悟到如魚得水的日子,已經一去不回了,懂日語,熟悉日本文化,近二十年日本旅行經驗,讓前面的旅程左右逢源,現在,一切都要靠自己了。

沒時間多想,露出百分百笑容應付,嬌小靈活的存青,指著綁在協力車後面的旗子,比手畫腳用英文說明:「我們從台灣來,騎腳踏車,先到日本,再到韓國,還要去中國大陸。」大部分人聽到「台灣」一臉茫然,像是聽到已消失的神祕島嶼,後來途經很多地方也是一樣,每次自我介紹,韓國人的反應總是令人灰心,最後才搞清楚,台灣的韓文發音不是「Tai-wan.」而是「Dae-man」,難怪被當作外星人─不過,這不是唯一的雞同鴨講。

外星人的完美笑容逐漸凍僵,好奇人潮逐漸散去,剩下一個戴紳士圓帽穿格子襯衫外罩深藍毛衣的老先生,嚴肅的他默默陪我們到遊客中心,請年輕小姐代訂住宿,發現都是五星級飯店,價格昂貴,最便宜也要台幣兩千元,開車還要一個小時,騎車至少要一天,看外面天色全暗,天寒地凍,一開始就遇到難題。

這時,老先生和年輕小姐發生爭執,察言觀色,暗暗打上中文字幕:

「這附近有便宜旅館啊,不行啦,那太危險了。」僵持一會兒,小姐下定決心拿出一張影印紙,介紹一間走路十分鐘可到的平價旅館,只要台幣一千元,離地鐵站也近,太好了,老先生勝利。

「一起合照吧!」「……」從遊客中心到匯兌處換錢,老先生依然遠遠觀察,就像一個貼身侍衛,換好錢,用手勢邀請他合影留念,結束一個轟轟烈烈的開始。

按照地圖很快找到「太陽莊」旅館,不出所料,旅館位於碼頭的紅燈區,周圍都是愛情旅館,不死心又比價了幾間,俗麗誇張的裝潢散發濃厚的廉價香水和菸味,天花板還有奇怪鏡子,還是太陽莊實惠,房間也正常乾淨,是那種給出外人方便的小旅館,把協力車和大批行李安頓好,鬆了一口氣,決定輕裝出去熟悉環境,解除一下初來乍到的緊張感。

將近十度的寒夜,在街頭巷尾探險,味覺是最靈敏的感應器,釜山不愧是韓國第一大港,整排都是海鮮店,香氣四溢,吸引吃宵夜喝酒的人潮,左顧右盼,我們這種純吃飯的,算是異類。平常精打細算的存青說:

「點一個韓式麻辣螃蟹鍋吧,你愛吃的。」言下之意是慰勞我這個忠誠的「協力車乘客兼車夫」在高消費的日本旅行,除非有機會借住在朋友家,大多搭帳篷,餐風露宿。

這幾年注重養生,飲食清淡多了,不像以前總是貪戀天下美食,不過,旅伴盛情,點滴在心。

--免費小菜

--主菜: 螃蟹麻辣鍋

沒想到麻辣鍋內的螃蟹又大又多,貨真價實,不只是點綴而已,而且,主餐附贈的小菜整整十二盤,琳瑯滿目,還可以隨意添加,包括泡菜、涼拌蒟蒻、栗子、磨菇、煎蛋、南瓜、麻糬、火龍果等,最特別的是新鮮人蔘,第一次生吃人蔘,像白蘿蔔,咬起來脆脆的,有點苦。觀察別桌,不論人數多少,小菜都是十二盤,如果一個人來,難道也是滿漢全席嗎?

以前只知道大白菜可以做泡菜,到韓國才發現所有的食材都可以變成Kimchi(泡菜的韓國發音),包括魷魚、秋刀魚、排骨、雞肉、各式蔬菜等,一開始不知如何下箸,以前因為存青敏感的胃,總是避開刺激性食物,在釜山上岸,往北騎,簡直到了「辣味地獄」,舌頭只剩下一種感覺,差別是有點辣、辣、很辣、要特別小心的辣和怎麼有人受得了的辣。每餐吃完,總是看著存青「彷彿被擊倒在地」的臉色問:

「還好嗎?」她點點頭又搖搖頭,有苦說不出。

三年後再訪韓國,才知道因為氣候因素,北方泡菜清淡不辣,而溫暖的南方為了保存食物,泡菜又鹹又辣,也沒有湯汁,這次,從南往北走,算是「凡事從最難的開始,泡菜從最辣的開始」,在味覺魔鬼訓練中,艱難求生。

還有一個問題,看不懂菜單,只好使出拿手絕招─到客人很多的餐廳,指著鄰桌菜色點菜,已經了解韓國人都是點一樣主菜,其他是免費附贈的小菜,有時八盤,有時十二盤。隔天,參觀釜山博物館後,走進人擠人的熱門餐廳,看每張桌上都是五花肉鐵鍋燒烤和五花肉湯,依法炮製。小菜先上,泡菜、青辣椒、洋蔥、蒜頭、蔥、辣味青菜、辣椒醬還有甜辣醬,面面相覷,韓國人把調味料當菜吃嗎?

等了很久,像是韓劇媽媽的女侍終於端來一個吱吱作響的鐵鍋,看我們拿著扁扁的鐵筷發呆,她以默劇表演─從鐵鍋夾起─烤好的五花肉─用生菜包著吃,當然,調味料多多益善才好吃,一分鐘表演完畢,昂首闊步,走了。看別人吃得津津有味,對於肥肉加刺激醬料的恐怖組合,實在難以下嚥,勉強吃了幾口,拼命喝湯。走出餐廳,看招牌上畫了一隻豬,原來畫豬是賣豬肉,畫麵是賣拉麵,畫雞是賣雞肉,多了一個韓國料理小常識。

經過好幾天的味覺探險,終於在慶州傳統市場,找到韓式壽司、黑輪、甜不辣和韓式豬腸等「不辣」的食物,暫時回到正常味覺,存青露出「跌倒又站起來的」表情。

真正懂得韓國料理的精華,是在慶州的最後一天……
 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亞洲慢慢來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