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cky的荷蘭血統 點閱次數:8447 分享至 Facebook

→荷蘭家人來訪

印度靈性大師奧修在《成熟》一書中指出:
「心理學家說,每七年的時間,人的身心都會經歷一個危機與轉變,每隔七年,身體所有的細胞會完全更新,以平均來講,如果你的壽命有七十年的時間,事實上表示你的身體已經死了十次。每到第七年的時候,一切都改觀了,正如同季節的變換。」
「成熟是一個重生,靈性上的誕生,你煥然一新,又是個小孩子。你以新奇的雙眼看待存在,心中懷著愛面對生活,在寧靜與天真中,進入你自身最深處的核心。」

 

2007年6月12日在陪瑞士友人蕊古拉騎中橫的途中發生的那場單車意外,好像就是我的重生,於是,我又脫胎換骨,踏上生命另一個新的旅程。在這次重生前的不久,我還找到了一把解開身世之謎的鑰匙,那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驚喜之一。 

2007年才知道原來自己是外配子女的後代,那年5月和日本宇都宮夫婦騎協力車環島時,回到屏東老家,意外地從父親的口中得知,原來母親的家族有荷蘭血統,活到三十六歲才知道自己的身世,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,在我的好奇心驅使下,慢慢地引導父親講故事,才知道外祖父母來自台南西港(那是荷據時期荷蘭人居住的地區之一),因為出海討生活不易,才一路坐牛車,把全家帶到屏東鄉下定居,父親形容外祖父的長相和特徵:「長臉、鷹勾鼻、淡黃色眉毛,喝酒後講話像番仔話。」不過,我母親並沒有明顯的特徵,倒是想起二姨(母親的二姐),她身材高大、長臉和較深的輪廓,長得很像荷蘭的阿麗媽媽。

推測起來,那位荷蘭來的曾曾曾外祖父,應該是距離現在六、七代前的事吧!到底他是為何原因來到台灣,若真有時光機器的話,我好想回到從前去看個究竟,也許他是荷蘭軍官、東印度公司的生意人,做測量畫地圖的學者,在那個時代從歐洲飄洋過海來到台灣,就是一趟大探險,還和異族結婚生子,肯定是喜歡冒險的人。總之,應該和自己一樣是個熱愛旅行的探險家吧!

 

那麼我身上應該還有百分之幾的荷蘭血統,這也許就是為什麼我從小就想學馬可波羅,想從亞洲走路和騎馬到歐洲旅行的潛在原因吧!總之,實在太不可思議了,我聽到的當時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。而我終於明白為什麼九年前,會是荷蘭人送我單車,讓我實現環球的夢想,第一眼看到 Koga-Miyata 的首席設計師 Arie Hartman 時,就有一種特別的親切感,還騎著他設計的長途旅行車,花了兩年,一路到荷蘭。

→我的荷蘭爸爸Jan-piet

荷蘭一直是我們的 Lucky Country,包括一開始荷蘭辦事處特別破例給我們的申根簽證,到荷蘭後 Koga-Miyata 公司總裁和同仁們,給予我們的熱情歡迎,還有荷蘭揚彼得爸爸和阿麗媽媽家人般的溫暖接待,2007年8月他們還專程和宇林來台灣看我們,六十歲的他們第一次離開歐洲,也是第一次嘗試搭飛機遠行,見到他們就像久別重逢的家人,不須言語就能心靈相通,好像上輩子就註定了彼此的緣份。

我知道我無法選擇我的出生和我的父母,但我可以選擇我的家人,所有在當下可以和我心靈相通、相知相惜、分享生命感動的朋友,就是我的家人,而我已經在全世界找到了你們,我一輩子的家人。

 

◎荷蘭麥宇林一家人爬鳶嘴稍來山相片集(連結):Jerry陳治安攝影
 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單車環球夢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"我無法選擇我的出生和我的父母'但是我可以選擇我的家人" 很棒的講法!
汪Sir 於2010-12-20 14:23:02回應 1樓

這是走萬里路最大的收穫~
版主於2010-12-22 17:05:47回應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