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薩,我來了:亞歷珊卓《拉薩之旅》 點閱次數:4601 分享至 Facebook

「你也看過亞歷珊卓•大衛─尼爾的《拉薩之旅》?」驚訝地詢問剛認識的美國朋友Denise,我們坐在開往拉薩的巴士上閒聊。

「我還去過她在法國迪涅(Digne)的紀念館─桑滇戎禪堂,紀念館展覽她的手稿和西藏文物。」哇,就像聽到她去過月球般瞪大眼睛,說不出話來,心想,這麼冷門的書,竟然還有人專程拜訪作者位於法國偏僻鄉間的紀念館,可見遇到同好了。

一八六八年出生於巴黎的亞歷珊卓•大衛─尼爾,本來依照她的出身,應該會成為一個上流社會的名媛,但是她從五歲開始就「渴望穿越花園大門之外,沿著行經它的道路,一路啟程至未知之地。」長大後,經歷了旅行家、歌劇聲樂家、記者、隱士、賭場經理等多采多姿的生活,她成為一位通曉佛學與藏密的東方學學者,而且在十三世達賴喇嘛流亡不丹期間,有幸成為達賴喇嘛第一位接見的西方女性,在達賴喇嘛的鼓勵下,多年後,她學成了流利的西藏文,在一九二三年假扮藏人乞丐潛入西藏,成為第一個進入拉薩的西方女性。

「我受到她很大的啟發。」獨自旅行的Denise說,本來計劃和男友一起花一年環遊世界,結果同行兩個半月,兩人就因衝突不斷在西班牙分手,落單的她決定效法前輩獨立的精神繼續旅程,雖然落後預定行程三個月,她還是決定要穿越喜馬拉雅山到迷人的西藏。

受限於中共對外國人進入西藏的嚴格管制,除了中國簽證外(擁有台胞證的台灣同胞也不例外),還要參加旅行團才能申請「入藏證」,所以,一般自助旅行者都會在加德滿都「湊團」進入西藏。

逛遍大街小巷的旅行社打聽行程及費用,仍然猶豫不決,很幸運認識了三個剛從拉薩租車過來的中國朋友,兩個是廣州人,一個是紐西蘭華僑,根據他們提供的旅遊情報,確定身為台胞的我在加德滿都參加國際旅行團,是進入西藏最經濟的方式,他們還一股腦把預防高山病的藥都送給我,讓我像吃下了定心丸,決心往北。

雖然早有心理準備,但是顛簸的路程還是讓一車十個人,來自八個不同國家的旅行者,臉色發白,尤其是第一天的行程緊湊,清晨五點半,從海拔一三三七公尺的加德滿都出發,沿途喜馬拉雅山區高聳陡坡的山壁,處處掛著飛瀑,雨季末期,暴漲的溪流漫過道路,沖毀了路面,所有的車都停下來,靜待推土機修整路面,整整枯候了三個小時,才勉強通過。

大夥兒背著行李步行通過尼泊爾邊境的科達里海關,走過友誼橋,換乘一台小巴士,再通過中國境內的樟木海關,正式進入西藏,沿著陡峭的波曲河河谷,一路攀升,直到天黑終於到達海拔三六OO公尺的聶拉木。一行人像行屍走肉地走下車,我緩慢走到外面的露天洗手台簡單盥洗,沒力氣吃晚餐,回房準備休息,卻看到體格壯碩的比利時人已經在行軍床上躺平,沉沉睡去。

八十年前,亞歷珊卓•大衛─尼爾面對的處境,更加艱難,她曾經從錫金私自越過邊境到達後藏第一大城─日喀則,後來因越境行為被錫金政府驅除出境,雖然旅途艱辛,在喜馬拉雅山後的西藏高原,卻日夜呼喚著她,她寫信給她先生說:

「說真的,我思念不屬於我的土地,那高處的草原、孤獨、無止境的白雪以及湛藍的高空縈繞在我心……這土地似乎屬於另一個世界,是西藏人或是眾神的國度。我仍然活在它的迷咒中。」。

為了排遣她對喜馬拉雅山的思鄉之情,她到東北亞旅行,在日本她結識了《西藏旅行記》的作者河口慧海,想像一下,這位曾經假扮成中國和尚到達拉薩學習佛法的日本僧侶,對她這位醉心於東方宗教的學者及修行者,帶來多大的啟發。有趣的是,日本人扮成中國人其實比較容易,身為法國女人卻扮成西藏婦女進入拉薩,不知道後來河口慧海聽到她成功的消息,是什麼表情。

《拉薩之旅》一書紀錄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旅程,我只摘錄她假扮的方式,大概就可體會到她的膽大妄為:

「我的辮子不夠長,因此必須綁上黝黑的犛牛毛,以加長辮子的長度,再用濕潤的中國墨條把棕髮染黑,使顏色一致,我也戴上了大耳環……最後,我把可可粉和敲碎的木炭混在一起,塗在臉上,讓皮膚變黑。這種化妝品聽起來很怪異,可是供應高品質舞台妝的化妝品公司尚未在西藏荒野開設分店,只能將就一點囉!」

十四世喇嘛在一九九二年為再版作序時說:

「此書最大的優點在於傳達了她所體驗的西藏真正風情,並以充滿情感的幽默筆觸加以敘述。」

當然,真正置身西藏高原,明白她筆下有著藏密及苯教信仰的神秘雪域,已經一去不復返了,經過文革破壞的寺廟,已經沒有一心研修佛法的喇嘛僧侶,現在變成遊客聚集的旅遊勝地,本來是藏傳佛教訓練思考邏輯及佛法理解程度的「辯經」,在遊客閃爍的鎂光燈下,就像一場充滿異國情調的表演,進入拉薩後,擁有機場的自治區首府比起加德滿都,更像一個現代化城市,北京東路上的百貨商場、餐廳、賓館,看來和其他亞洲城市沒多大差別。

雖然藏人的生活改變很大,西藏高原的自然美景亙古不變,在日行百里的緊湊行程中,每次望向窗外,睜大疲憊的雙眼,就像在看一部「山岳電影」,似乎把全世界最玄奇的山都集中在一起,每一座山各有不同姿態,難怪當地人會把山當作「天然曼陀羅」,對於聖山和聖湖有說不完的精彩傳說,站在一望無際的高原上,看著山頭積雪的高山或是閃閃發光的湖泊,蜿蜒綿長的河流,任何人都會興起一股「聆聽聖諭」的感動。

第二天翻越標高超過五OOO公尺的亞汝雄山口和加措拉山口,到達拉孜,晚上在同房的日本友人青木和美子的邀約下,抱著衣物走過好幾條街,到公共浴室洗澡,洗完舒服地回旅館睡覺,半夜,想要上廁所,掙扎了好久,才從睡袋爬出來,全副武裝,連毛帽都戴上,下樓,穿過中庭,走到糞坑,小心不要踩空掉下糞坑,「解放」後,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輕鬆地走回房間的路上,在中庭看到月光,抬頭望著皎潔的月,竟然亮到會刺眼,從沒看過這麼亮的月光,可能是高海拔的關係,連周圍的雲層都被照亮了,在西藏高原的小旅館,一個萬籟俱寂的夜半時分,一個人獨醒,靜靜地沐浴在月光中,無法言喻的震撼。

每個旅人,在疲憊的旅程,一定會有永生難忘的經驗,讓他忘卻旅行的煩憂,亞歷珊卓•大衛─尼爾在書末提到那神奇的一刻:

「在藍得透明的天空下及中亞強烈的陽光下,遊行隊伍濃烈的紅黃對比、觀眾衣著的各種鮮明色調、遠處山峰耀眼的純白、躺在嵌著閃亮金頂的布達拉宮腳下的拉薩……似乎全都充滿著光芒,隨時會化為火燄。僅僅是這令人難以忘懷的奇觀,就足以補償我為了看它一眼,而必須付出的每一絲疲勞及面對的每一樁危險。」。

無論站在拉薩那一個角落,很容易就可以看到醒目的布達拉宮,雙手合十,感謝上天慈悲,讓一向百病叢生,意外不斷的我,通過旅程勞頓和高山病的考驗,健康抵達拉薩。

拉薩,我來了。
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心靜讀書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