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閱讀,所以我旅行:河口慧海《西藏旅行記》 點閱次數:4354 分享至 Facebook

收到一個郵包,裡面是由日本僧人河口慧海寫的《西藏旅行記》(馬可波羅出版社),來不及想是誰寄的,
一翻開書即走入一個澎湃洶湧的旅程,不能停止……

時間是一八九七年,那正是殖民主義風起雲湧的時代,大清帝國國勢日衰,統治印度的英國和俄國兩大強權,
對西藏虎視眈眈,在中亞地區暗中角力,一向奉中國為宗主國的西藏閉關自守,藏人與外人往來者會遭遇殘酷
嚴峻的處罰,對外人更是重重關卡,西方的探險家和傳教士前仆後繼想要一探神秘的雪域高原,卻功敗垂成。

這時,一個讀破日譯藏經的日本學問僧,為了追求比漢譯大藏經更古老的梵文經典,立志入藏
求經,他先到印度大吉嶺學習藏文,三年後假扮中國僧人進入西藏,他從尼泊爾加德滿都出發
,經日喀則進入拉薩,一路遭遇大雪、溺斃、斷糧、強盜等重重險阻,他卻以一人之力,前後
花了六年時間到達拉薩,完成了西方探險家無法達成的旅程,他到拉薩以後認真修習佛法兩年
,還以漢醫身份懸壺濟世,聲名遠播,因此蒙達賴喇嘛召見,後來,因為外國人的身份走漏,
連夜逃離西藏。

上下兩冊共七百多頁的《西藏旅行記》,是他回到日本後,在報刊上連載的旅遊見聞,筆觸坦
率細膩,不只是精彩絕倫的遊記,更像是人類學者的報告,包括了藏傳佛教、歷史、經濟、風
俗、自然、外交等豐富素材,讓人猶如置身西藏,仰望矗立高原的雪峰,聽見繫於山口的經旛
在風中翻滾經文。

闔上書,才想到是好友Kiki(吳繼文)寄贈的,早知道他平日熱愛旅行,而且長期浸染佛學,卻
不知道他以得到「時報白金翻譯家」的專業譯筆,把這本包含了很多佛學術語和地理知識的探
險文學,譯成流暢動人的中文版,背後一定付出了很大心血。

身為一個讀者,每次讀到桀驁難懂的譯本時,都有一股衝動,想要丟掉手中的一團迷霧,直接享受原文的精彩,
可惜受限於語文能力,不能一一如願,有機會讀到優美如中文原創的譯本,真像是透過一個對焦精準的鏡頭,
看見了另一個世界,閱讀譯作之樂,莫大於此,也趁此機會向工作繁重卻收入低廉不受重視的譯者致敬,謝謝你們。

時空轉換到二OO四年,英國早已退出印度的舞台,日不落國退居歐洲外海一隅,連殖民一百五
十年的香港也已於九七回歸,而後冷戰時代蘇聯解體,面臨的是追求獨立建國的恐怖主義攻擊
,自顧不暇,西藏已被中國共產黨「解放」,和內蒙一樣劃歸中國版圖,流亡四十多年的達賴
喇嘛,主張「西藏自主」尋求與中共對話,充滿神秘色彩的西藏變成中國開放旅遊的「熱點」。

從加德滿都到拉薩的中尼公路,已經是外國自助旅行者進入西藏的熱門路線,全長九百公里,
平均標高約四千公尺,一路必須經過聖母峰(中共稱為珠穆朗瑪峰)的基地營,西藏高原的拉孜
、日喀則、江孜到拉薩。

當然,現在旅程不像河口慧海入藏時那麼艱辛,但是,著名的旅遊指南「寂寞星球出版社」在
「尼泊爾」書中介紹中尼公路說:「不管以那一方面來說這都不是輕鬆的行程,旅人必須面對
高山病的侵襲,而且路況不佳又常因山崩封路,敏感的政治情勢常會導致交通封鎖,禁止外國
人進入。」。

當我八月抵達尼泊爾加德滿都,背包裡面帶著沉重的《西藏旅行記》,躲在熱鬧的薩美爾區小
旅館的陽台上讀,整個城市縈繞著焚香,到達有四百年歷史的巴克塔布古城,坐在尼亞塔波拉
廟的階梯上讀,聽著印度的梵音吟誦,原來書中描述的世界非常遙遠,如今卻是垂手可得,一
般人來到尼泊爾,總是想要到喜馬拉雅山健行,我卻一心遙望北邊的西藏,想要穿越世界第一
山脈,像以前冒著生命危險越過雪原密林的先驅者,走過這條被稱為「西南絲綢之路」或「麝
香之路」的文化通道,印度文明、中亞文明、西藏文明、中原漢地文明,就是在這些南北向的
縱谷溝渠中交會傳遞。

閱讀,帶來一份召喚,旅行則是對應一份召喚,閱讀的樂趣在拓展心靈版圖,旅行的樂趣在加強心靈深度,
兩者相乘,互相啟發,旅行開啟閱讀的全面感官經驗,閱讀沉澱旅行的時空記憶,帶一本書去旅行,會發生什麼事呢?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心靜讀書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