趨勢大師大前研一談教育改革 點閱次數:4242 分享至 Facebook

最近讀到一篇《商業周刊》採訪趨勢大師大前研一的報導,他提到許多教育改革的觀點,讀後深有同感…

他說:「教育應該要教這些年輕孩子「沒有答案」這件事。讓孩子學習大膽推測一些假說,並用現實、事實、圖表與資料來證明假說的真確性,如果你相信你的假說是正確的,你要有勇氣來實踐你認為正確的事物,或和其他同學辯論,聽聽別人的意見,不論你喜不喜歡別人的意見。這是找尋解答的過程。如果班上有二十五個學生,那就應該要有二十五個答案。」

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,看著世界地圖告訴我的老師:「我長大後要搭船到中國,然後沿著馬可波羅的旅行路線走路到義大利,還要像西遊記裡的唐三藏一樣,走路到印度,再往西走到中東,從那裡再到埃及,一路到非洲南端。」後來我找到了腳踏車這個接近走路的交通工具,來實現我環球的夢想。

大前研一又說:「日本的教育就是一個問題、一個答案。所謂好學生,就是那些把答案背得滾瓜爛熟的人。但是那種記憶在半導體業看來是多麼的廉價!日本的九年義務教育內容,其實都可以存在一片五塊錢的半導體晶片裡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要花九年學不合時宜的東西?為什麼不要培養思考的能力,想想沒有人有答案的問題,然後有勇氣說:「這可能是答案。」或者以領袖風範,聽完每個人的意見後能夠指出可能的方向,這些才是你需要的能力。」

在台灣的教育和日本一樣,面臨的是如何去培養孩子獨立思考的能力,我很羨慕大前研一的孩子,在他鼓勵下兩人都輟學,去追求自己的興趣發展,走出自己的路。記得二十年前,就讀政大國貿二年級時,我萌生想要休學到國外學習的念頭,在當時這種想法畢竟太另類,也沒有資源支持自己這樣的想法,不像現在還可以休學一年到紐澳打工度假或申請到國外當交換學生,還好母親非常清楚我的個性,同意讓我到日本唸書,只是她當時沒辦法給我任何經濟上的協助,我哀求父親借我十萬元,當時買了機票,辦了日語學校的入學,接下來靠自己半工半讀,奇蹟似地在東京待了十一個月,回國時身上還有打工剩下的五十多萬日幣。

我在日本的同時,Pinky也在台北的都市叢林中為夢想奮鬥,這一部分的歷程她寫在《候鳥返鄉》(大塊文化出版)一書裡,我們大概就是擁有大前研一所說的那種「街頭智慧(street smart)」。但剛開始那幾年,可以用「眾叛親離」來形容,還好我們互相扶持度過了生命中的低潮!

二十年來,我們透過不斷地自我學習和旅行,認識了較完整的世界,找到了自己和世界溝通的語言,內心和外在的平衡點,終於可以過自己真正喜歡的生活,做自己熱愛的工作,能將興趣與工作結合,又能兼顧夢想與現實,這是一趟漫長的旅程,我們非常幸運的是,一路上遇到許多良師益友,總是適時地給予我們建議和協助,感謝旅途中所有的磨難,原來每一個磨難都是上天的祝福。

即使是走一樣的路,到一樣的地方,每個人也因有著不同的人生,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。


以下這篇訪談文章很棒,希望和關心教育的朋友們分享∼

未來社會沒有軌道,讓孩子自己找答案

大前研一為什麼讓兩個孩子連續輟學,並告訴他們:「不要聽老師的,因為他們不一定對」?
本篇文章摘自:商業周刊第 986 期 採訪:孫秀惠、曠文琪 整理:王茜穎

「如果只能改革一件事情,要改哪一件?」「教育!」
九月,東京千代田區,大前研一在他的事務所接受《商業周刊》獨家專訪。樸實無華的會客室中,兩面牆擺放著他的上百本著作。在九十分鐘的專訪裡,大前研一指出,M型社會來臨,你或許無法改變自己被洗牌的社會地位,但你可以改變對教育的概念,這一念之間,將決定孩子的未來是贏家或輸家。

大前指出,北歐社會比日本更早進入M型社會,高齡化問題也更嚴重,經濟也曾因此衰退,但如今北歐四國的國際競爭力都勝過日本,關鍵在於他們進行教育改革。他們不再讓孩子遵循所謂的主流價值觀,或背誦五十年不變的標準答案。
「你必須帶著你的孩子,脫離傳統的火車軌道,開始走向叢林探險……」這是大前提出的新叢林教育觀。他談起自己正以這套價值觀,教導兩個休學的孩子,滔滔不絕,並欣慰這套教法有了不錯的結果。以下是大前研一接受專訪的摘要:

商業周刊問(以下簡稱問):為什麼你會這麼重視教育,並且認為這是因應M型社會現象的最佳方法?
大前研一答(以下簡稱答):重點是要讓小孩變聰明,更有能力去因應變化。如果你只在那邊等政府行動的話,過去他們雖然照顧過你,但當政府針對貧富差距過大問題時,只會被動的把更多金錢拿去補貼窮人。未來,當我們有十幾兆(日圓)的公債時,我們的子孫是不可能償還的,到時候政府的角色就會因為更重的賦稅,而從慈善家變成強盜。

外面的世界急速改變,應該教孩子「找答案」的能力
我也希望政府可以營造廣大人民的福祉,但是如果達不到的話,我就會跟人們說:「把你們的臍帶剪掉吧,從現在開始要靠自己了!」把自己武裝起來吧!跟過去說再見,學習新世界的知識,然後靠自己生活。

問:要怎樣改革教育?
答:教育應該要教這些年輕孩子「沒有答案」這件事。
讓孩子學習大膽推測一些假說,並用現實、事實、圖表與資料來證明假說的真確性,如果你相信你的假說是正確的,你要有勇氣來實踐你認為正確的事物,或和其他同學辯論,聽聽別人的意見,不論你喜不喜歡別人的意見。這是找尋解答的過程。如果班上有二十五個學生,那就應該要有二十五個答案。

教育給的只是舊知識
從好學校裡畢業的白紙是沒有用的


日本的教育就是一個問題、一個答案。所謂好學生,就是那些把答案背得滾瓜爛熟的人。但是那種記憶在半導體業看來是多麼的廉價!日本的九年義務教育內容,其實都可以存在一片五塊錢的半導體晶片裡。
既然如此,為什麼要花九年學不合時宜的東西?為什麼不要培養思考的能力,想想沒有人有答案的問題,然後有勇氣說:「這可能是答案。」或者以領袖風範,聽完每個人的意見後能夠指出可能的方向,這些才是你需要的能力。
家長需要調整他們的觀念,例如小時候,我的父母都會跟我說要聽老師的話,做個好學生。但是我跟我孩子說:「不要聽老師的,因為他們不一定對。」(笑)因為你的老師很有可能完全不知道,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問:你也用這種態度教小孩嗎?這樣會否讓他們與社會格格不入?
答:他們都休學了,但是他們具備該有的能力。我兩個兒子一個自己開公司,另一個則在設計遊戲程式,兩個都表現得很好。他們這種是「街頭智慧(street smart)」。我對這樣的教育充滿了信心,我常跟他們說,不要相信我說的、挑戰我,自己提出自己的觀點。如果你提不出自己的觀點,那就閉嘴,因為你已經到達能力所及。但是我的孩子不想閉嘴,所以他們常常在思考。
很驚人的是,日本有很多機會歡迎這樣的孩子,沒有人問他有沒有什麼學歷,他們願意花錢購買他們寫程式、創作的能力。我兒子接案賺的錢,比同儕都多。我的兩個孩子都是輟學生呢,還是連續輟學,休學了三次。

問:你怎樣協助你的孩子?
答:我很早就決心不讓我的孩子接觸九○年代的教育系統。我想要自己來,我其中有個孩子說他不想上學,我說好,那你想學什麼?他說想學電腦程式,我說可是你要學日語、數學之類的。他說好啊,那給我錢請家教,這樣我就不用去學校。所以我就給他錢,然後他請了電腦工程師來教他寫程式,當他十一歲的時候,他已經會C++(電腦程式語言),幾個月後,他已經會寫程式了,這就是他想要做的啊!用我給他的錢,他選擇了他偏好的發展方向。
過了一陣子,他發現世界上最好的幾個程式,都是用英文寫的,但是他不懂英文,所以他問我可不可以讓他去美國學?所以他就從日本最知名的一所學校休學,到美國去學美語,還有繼續學程式設計。當他要升高中的那年,他已經很厲害了,日本的IBM就曾想要請他工作。
其實,這種情況在體育界與音樂界很普遍,像老虎.伍茲(Tiger Woods)九歲時就被發掘,當時我在NIKE時就一直在觀察他,當他升到大學年紀時,我們跟他簽下了七年的合約。他接受了合約,從史丹佛大學休學。通常一般人都會念完史丹佛,但是他休學了,史丹佛大學的學歷對他有幫助嗎?我想沒有,他根本不需要。山葉音樂學校裡也有許多非常有才華的孩子,他們才不在乎是否有某間學校的學歷,他們專心做一件事情,而且別人也願意花錢讓他們做這一件事情,在新世紀中,越來越多產業是這樣找人才。從好學校裡畢業的白紙是沒有用的!這只保證你比別人在舊知識、舊能力上強而已。

問:你從來都沒有擔心過他們?
答:不會,因為我知道他們的能力,我常常跟他們討論,我已經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顧問之一了,但是我還是常常詢問他們的意見。我接受他們的觀念,有關日本遊戲市場的未來,或者網路發展的方向等等。對我而言,他們的觀點比任何媒體上的觀點都精彩,因為他們隨時都處於數位叢林裡,所以他們懂得那裡的叢林法則,適者生存。

問:什麼是叢林生存法則?
答:未來社會將沒有軌道。過去,在舊的社會裡有個清楚的軌道,火車沿站停靠。現在的數位叢林裡,你必須要跟印度人、俄國人競爭,沒有庇護,這是全球化的結果。
在叢林中,你要生存,除了要有專業能力,還必須擁有吸收新知與判斷的能力,就像我在叢林裡看到樹上有些刮痕,我就要知道前面一望無際都是森林,我不會往那邊走。我會需要觀察鳥類的動態、一些小證據、地上的足跡,知道哪裡可以走,哪裡要避開,這就是叢林的法則。
在網路的世界裡,你就必須要培養出這樣的能力,因為變化實在太快了,當你觀察一家公司時,如果你只是等公司提供財務報表給你分析,你就被淘汰了。Google的崛起,有多少人是靠財務報表預料到的?

教導婚姻、家庭與愛的價值
才是長期解決問題的方法


問:你的觀念很開放,所以你可以讓孩子在叢林裡摸索,但你認為其他家長有可能學習嗎?
答:我在其他國家沒有看到類似例子(笑),我也不知道耶,但重點是你有沒有花時間在孩子身上,這跟父母本身有無好學歷或是好經濟條件無關。很多好學歷的父母其實更只會把小孩送到好學校,因為他們就是從知名學校畢業的。我跟你打賭,有九○%是這樣的。
當然,沒有人知道怎麼樣才會成功,這是一個實驗,而拿自己的孩子做實驗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但是我確定的是,你們現在做的,是一○○%錯誤的事情,把孩子送到好學校,把他們送上軌道,期望他們會像規畫好的一樣一站一站停靠,但是這樣會讓他們不敢冒險,害怕跌倒,不敢離開軌道,進到叢林。這樣他們看不到完整的世界。

問:這是否代表要把過去教學的方式,完全翻新?
答:方式要改變,但是有些傳統內容價值,其實應該要留下來。

問:這聽起來似乎有所矛盾?
答:這不衝突,這是長期解決問題的方法。我想我們可以討論一下婚姻、家庭、家與愛的價值,我認為我們必須教育這些事情,但是我們的學校體制並不教這些。當年輕人把婚姻價值看得很低,會思索有沒有結婚的理由,那鐵定永遠不會結婚了!
我會結婚,完全因為我根本沒去想!很多調查顯示,無論男女都覺得沒什麼一定要結婚的理由,很驚人的!五十年前,只有四%的日本女性到了三十歲還未婚,現在這個比率已經超過三○%了。
大家都覺得最好不要結婚,因為婚後生活又忙、又需要負很多責任、生活還要支付完一堆有的沒的開銷,薪水已經所剩不多,大家更把小孩當做負債。相較於你是單身,所有的薪水都是你自己的,或是依賴父母的寄生蟲(parasite),你能支配的所得大多了!
當單身者不想結婚,就不會想存錢替未來打算,所以中間階層的人,很難向上爬;而大家不結婚,不想生孩子,最後國家的財富都在老人手上,財富不流動,情況只會更惡劣。

「育兒袋父母」拖垮生育率 國家財富都在老人手上,不會流動

問:針對這種情形,家長需要負責任嗎?
答:對,家長也有問題。因為父母有錢。在日本,六十五歲以上的人累積了這個國家六五%的財富。他們喜歡有兒女作伴,這些是寄生蟲存在的原因。我將這種父母想要兒女住在一起的症狀稱做「育兒袋」現象,澳洲袋鼠也有育兒袋,袋鼠們把牠們的小孩放在肚子上的育兒袋裡。
育兒袋父母不想要女兒離家,即使女兒都已經三十五歲了!但他們又說,小女兒,快點結婚吧!所以他們的小女孩就展開了第一段婚姻,但有一五%的人在十年內離婚。他們帶著他們的小孩一起回到娘家,育兒袋父母都很開心。他們對女兒離婚,帶著小孫子住回娘家這件事,反而感到高興。
日本人是世界上最長壽的民族,大概都能活到八十歲,所以在小孫子二十歲長大成人前,都是這些老人家最喜愛的大玩具。小女孩離婚後繼續上班,享受她的人生,並且永遠不再結婚。這是為什麼人口一直下降的原因,生育率低於死亡率。

問:整體而言,你剛談的教育革新概念,適用於M型右端(編按:相對收入較富者)的人嗎?
答:當然,現在,連贏者都沒有享受勝利的時間,因為所有人都在等著挑戰你。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演講邀請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