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藏雙騎行之3:黃河棗蜜香 點閱次數:3860 分享至 Facebook

   

「這是什麼蜜?」「棗花蜜。」

出發第一天,在離蘭州六十公里的農家,買了一瓶蜜,加在水壺內當作補充體力的飲料,以前隱居在白河寫作時,向鄰居買的自釀龍眼蜜,是至今念念不忘的消暑聖品。

嗯,香得很,蜜水有一股棗花陌生的濃香,盛夏在河湟谷地的烈日下騎乘,汗流浹背,體力消耗很大,喝一口棗花蜜,吃一顆路邊賣的油桃或是西瓜,真是最好享受,後來在西寧超市買的槐花蜜及青海湖畔買的油麻菜花蜜,就失去了那股原汁原味的香甜,像加了蜜的糖水,令人大失所望。走遍世界,深感在全球化的浪潮中,反而不容易買到貨真價實的農產品,每次看到當地市集或是農家自售,我們一定會停下來光顧,往往能買到當地的時令美味。

  

七月下旬從蘭州出發,沿著黃河北岸往西走,有博陸車隊的馬駿和車友們陪騎,就像是公主出巡,大批人馬護送,剛完工的蘭州自行車賽道路平坦筆直,中午在河口的農家樂吃飯,大樹下大啖鮮美的豬腿肉和芹菜。有位車友憂心地問:「像妳們這種速度,何時可以到拉薩啊!」

「我們是慢遊,一般人因為高原反應、補給和假期問題,大都兩個星期就從格爾木飆到拉薩,我們沒這些問題,當然是愈慢愈好,難得上去,希望可以在青藏高原待久一點。」出乎意料的答案讓對方陷入沉思,現在,只希望老天幫幫忙,能夠多一點陽光,入藏的三條主要路線中(包括青藏、川藏和滇藏),青藏公路是路況最好,卻是天氣最差的。

   

告別陪騎的車友和蘭州自行車賽道路,又恢復了平民身分,在公路上驚險地躲避滿載貨物的卡車,加上污染嚴重的廢氣和狂按不停的喇叭是無法擺脫的噩夢,不免對接下來的行程產生懷疑。Vicky在蘭州吃壞肚子,身體虛弱,加上初次嘗試在單車後面加拖車,拖著我們兩人大部份的行李,所以移動較緩慢,前半年的環中國旅程,我在協力車後座,雙手不需使力,再度跨上單車,握著把手的雙手痠痛到骨髓,唉。

剛下了好幾天的雨,黃河水黃澄澄的,想起在西安看的彩陶,倍感親切,炎帝和黃帝都是在黃河流域上游發展出農業文明,孕育了悠久的中華文化。沿途看到農民正採收著花椰菜、茄子、甘藍菜、洋蔥和小麥,成捆的金黃麥穗,很多臉上有堅毅線條的老人帶著小孩做農事,正值壯年的農民現在大都在城裡打工吧,不知道黃皮膚黑眼珠的中國農民,來到二十一世紀,將會走向何方?

  

晚上七點抵達平安小鎮,一人要價二十元人民幣的旅館,簡單乾淨,令人驚喜的是,淋浴是用太陽能加熱的黃河水,非常環保,洗淨了一路的灰塵和汗水,沾上的黃土高原泥沙,就算是紀念品吧,今天要早早上床,拉薩還在遙遠的另一端呢。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青藏雙騎行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