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九州唐津:「洋洋閣」溫暖人情 點閱次數:5527 分享至 Facebook

唐津城,雖然腹地不大,本身知名度不高,爬到天守閣的第五層,從位於唐津灣小山頭上俯瞰,胸懷為之開闊,論日本城池的視野排名,唐津城絕對值得列入前三名,遠方的「虹之松原」像一道鑲黃邊的綠色漸層彩虹橫亙在松浦瀉,四百年前第一代藩主為防風防潮種植的百萬棵黑松林,東西長約五公里,南北寬約一公里,彷彿鶴之雙翼,昂首向天的天守閣像是鶴首,因此唐津城又有舞鶴城之稱。

遠望橫亙出海口的舞鶴橋,看不見Vicky和協力車,剛才在對岸橋頭,她臉色鐵青地望著唐津城說:「你去就好,我不想騎協力車上去。」因此,我可以從容細看,她可以休息賞景。

唐津,顧名思義就是通往中國的港口,七世紀時,附近的加部島是遣唐使離開日本的停泊港,到了十六世紀,豐臣秀吉打算進攻朝鮮半島,在此建立名護屋城,當作補給與聯繫的根據地,現在的唐津城,就是採用名護屋城拆除的石塊所建的。

海路,一向是貿易的重要管路,隨之而來的文化交流,讓九州呈現了獨特的開放特質,對異文化的吸收能力也強。

在唐津城的展示櫃中,對歷屆城主興趣不大,卻意外發現了「唐津燒」,有田燒是日本瓷器的發源地,從伊萬里港出口經長崎的出島到荷蘭,而佐賀和長崎的陶器,是經由唐津運送到日本各地,因此「唐津燒」在日本西部就等於是陶器的代名詞,十六世紀末,一批從朝鮮渡海而來的陶工,帶來了「轆轤」,這種木製的旋轉工具,使陶器邁向了大量生產和發展,穩重結實的唐津燒從茶碗、碟子、陶罐、花瓶到日用雜貨應有盡有,尤其以茶器著名,深受茶人喜愛。

看著唐津燒樸實的圖案和厚重的造型,不得不承認,與瓷器相比,更欣賞陶器的質樸之美,深受台灣生活陶文化的薰陶,台灣庶民生活的美感和創意,常讓人愛不釋手,出發前不久,才剛到鶯歌的陶器街和三義的木雕街,看見雅俗並陳的陶器,在小店或藝廊的角落,百花齊放,就算只是看看,都讓人欣喜若狂。

走過舞鶴橋回去找Vicky,還沒告訴她發現唐津燒的驚喜,她說:

「我認識了一個有趣的伊東阿嬤,她有很多你喜歡的陶器哦。」走了不一樣的路,看來是殊途同歸,被朋友戲稱為「緣分製造機」的Vicky,連站在空寂的橋頭等待,都會認識有趣的人。

 

  

隨即她帶我走進橋頭邊的「基幸庵」茶館,還沒正式營業,寬敞的倉庫式建築全部保留自然紋路的木材,採用傳統的卡楯技術,沒有用一根釘子,由伊東阿嬤親自設計,請繼承傳統手藝的老師傅施工。

「It is my dream.」伊東阿嬤長得像櫻桃小丸子的媽媽,慈祥可愛,當她用英語告訴我這是她一輩子的夢想時,臉上浮現一朵幸福的微笑,嚇一大跳,她是唐津的超級阿嬤吧。

茶館提供佐賀的嬉野茶和福岡的八女茶和矢部茶,還有日本紅茶及依季節更換的和果子,就這樣,菜單非常簡單。

在茶館角落,果然有唐津燒,還有藍染,漆器、玻璃、人形等當地工藝品,在投射燈下,展現藝術家的創意。

「我選的都是年輕陶藝家的作品,價格沒那麼貴,因為我想要讓更多人接觸。」伊東阿嬤解釋她的用意,當她看到Vicky用手提電腦展示台灣陶藝家的作品,露出了好奇表情細細研究,然後說:「你們有沒有時間,距離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有幾個陶藝家的工作坊,我可以帶你們去。」

Vicky委婉解釋,已經延過一次到韓國的船票,不能改期,而且已經和福岡朋友約好,今天一定要到,不放棄的她又說:「那我介紹你們去看一個陶藝展,走路只要五分鐘。」

沒多久,一位氣質典雅穿著改良式和服的銀髮女士出現了,她是「洋洋閣」旅館的大河內太太,她聽了伊東阿嬤興致高昂的介紹,另眼相看地坐下,聽Vicky說我喜歡《源氏物語》,馬上說:

「唐津就是書中一位女主角長大的地方。」

「你是說夕顏的女兒嗎?」在遠離京城的地方成長的女主角只有一位,一時忘了玉鬘的名字,在紙上寫下「夕顏」,玉鬘是當朝大官的私生女,她的母親因遭受情敵忌妒作祟而死,她的父親努力尋找孤女,卻陰錯陽差,孤苦無依的她隨著奶媽移居偏僻鄉下,長大後出落地標緻秀麗,性格溫柔,引起豪族武士的色心,想要搶娶為妻,在婚禮前夕,奶媽帶著她倉皇逃走,搭乘快船回到京城,拜佛尋找母親下落時,遇到當初陪伴母親的侍女,引發一連串的故事,京城的世家子弟爭相追求……熟讀《源氏物語》,馬上想起唐津當時在紫式部筆下是「遠離京城土里土氣的落後地方」,不過,能夠列名平安朝的古典名著,應該是一種光榮吧,位於文化交流的要道上,現在的唐津已經是個有豐富內涵的海邊城市了。

與大河內太太分享這個想法,她頻頻點頭,欣然同意。

離開前,猶豫再三,看著唐津燒樸素的圖案,溫暖的觸摸感,據說使用愈久,顏色愈鮮豔,忍不住買了一套茶碗和茶盤,打算寄放在福岡朋友家,再想辦法運回台灣,雖然麻煩,還是捨不得割捨,這就是陶瓷愛好者的痛苦吧。 

 

和可愛的伊東阿嬤道別,跟著大河內太太走,果然離基幸庵不遠,就到了一家大正時代風格的純日本式旅館,洋洋閣的執行董事大河內先生到門口迎接,他的表情雖有一絲詫異還是謙恭有禮問候,聽大河內太太說明後,特地帶我們參觀中里太龜的陶藝展,他從1988年開始師從父親─國寶級的唐津燒傳人中里隆,五年後開始展覽作品,看他的「唐津南蠻缽」「唐津南蠻缸」等作品,皆屬於古樸厚重之風,價格也是一樣,據說以海鮮會席料理聞名的洋洋閣,都是以中里隆和中里太龜製作的食器待客,美器佳餚,一定更有氣氛。

一抬頭,看到陶器上方的檯燈,很像是北歐設計,大河內先生欣喜地回答,那是丹麥設計師的作品,看我們是內行人,又積極帶領我們到另一個展示室,介紹這是中里花子─中里隆的女兒,曾經到美國留學的陶藝家,明顯和傳統的唐津燒不同,富有現代感,並且在外型上做了很多趣味的創新,展現斷裂和傾斜的不規則美感。

除了陶藝展,最讓我們大開眼界的是庭園,可能是鄰近「虹之松原」的關係,庭園奢侈地以一望無際的松林為背景,環繞著房間和迴廊,老松、池魚、石桓錯落,每一個角度,都像一幅山水畫,站在園中,可以聽到陣陣潮聲,相比之下,知覽的武家屋敷,就少了這種與大自然合一的悠然情趣,唉,下次一定要來住一晚。

 

 

正在驚嘆,大河內先生回來了,他抱歉地說:「因為洋洋閣採取預約制,剛才我到廚房查看,沒有多餘食材,中午請您兩位委屈一下,和我ㄧ起吃拉麵好嗎?我會準備視野最好的房間。」真是意外驚喜,可以在這種環境用餐,不管是什麼食物,應該也會吃得津津有味吧。

果然,他安排了兩面皆可賞景的房間,一起愉快地吃「拉麵」,交換對九州文化的看法。

感謝他「不見外」的破例招待,可見他多麼看重我們這兩個不速之客,誠懇地邀約他和夫人到台灣來,讓我們作東,介紹他認識台灣文化。

不能再久留了,今天要進大城市,車水馬龍,本想早點到達,方便找路,結果因為「我想看一下唐津城」繞進唐津,又引發了「基幸庵」「洋洋閣」的額外行程,距離福岡還有五十二公里,都是曲折的海灣公路,騎著協力車,要摸黑趕路了,不知道幾點才能到?

不過,意外看到唐津燒,想起台灣的生活陶,對美好生活的想望,是放諸四海皆同的,德不孤,必有鄰!

 

 

  

   ( 聯經出版社    訂價:380元 )

 

《亞洲慢慢來--日本沖繩&九州》2009年9月聯經出版社發行  

在全省各大書店與你相遇,各大網路書店新書熱賣中! 

博客來網路書店   聯經出版網路書店 

對Vicky和Pinky而言,旅行不再是經過哪些地方,而是打入當地人的生活,和在地人互動,旅行的速度越慢,看到的東西越多,

因為有那些旅途中交會的臉孔,真誠的交流,精采的故事,東亞糾葛的人文歷史─ 讓《亞洲慢慢來》多了幾分溫柔厚實,

多了幾分文化底蘊,也多了幾分迷人的魅力。   

Vicky&Pinky 簽名書 請洽藍色空間 04-23723277 

 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亞洲慢慢來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