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亞洲慢慢來--日本沖繩&九州》琉球之歌 (祭祖祭Eisa) 點閱次數:7162 分享至 Facebook


1
喝著甘甜爽口的沖繩本地產Orion啤酒,聽著現場演奏,沖繩療癒系音樂的酒精濃度似乎比「泡盛」還高,曾發行《太陽之祭》專輯的Diamantes拉丁搖滾樂團,在沖繩民謠和沖繩硬式搖滾中加入了拉丁的動感節奏,讓全場情緒沸騰。

樂團成軍十年,主唱城間.亞魯貝路特(Alberto)在南美洲出生,他的祖父在二戰前從沖繩移民至祕魯,從小喜歡唱歌的城間參加歌唱比賽贏得「一張日本單程機票」,滿懷夢想飛到東京,日語不靈光的他在大城市四處碰壁,心灰意冷,輾轉到了沖繩,在溫暖海水包圍的原鄉看到一線曙光,拜師學三線,沉入沖繩民謠的海洋,浮出水面,加入熟悉的拉丁元素,在眾多樂團中獨樹一格,逐漸打響知名度,同行的美國朋友羅夫,在震天價響的音樂中介紹這個當紅樂團。

右邊那桌,美軍士兵把喝過的啤酒杯像戰利品一樣愈堆愈高,一對美軍情侶在地上打滾,臉及身上沾滿了污泥,危顫顫爬起來,相擁而舞,左邊那桌穿著印花洋裝的琉球美眉,站上椅子隨著音樂搖擺,後面那桌,沖繩人和美軍一起歡呼,拉著手互稱「Brother!Brother!」至於我,完全忘了今天騎車的疲憊,跳上椅子,大跳特跳……

今早,第一天上路,告別大林小姐,離開那霸往北騎,一路上,只能用「藍色」來形容,沒有工業的沖繩,天空是透明的,雲白得發亮,兇猛秋老虎,毫不容情地「咬人」,氣溫高達三十八度,猛烈紫外線曬得皮膚刺痛。

外海有珊瑚礁環列,海水從螢光綠、翠綠、淺藍到湛藍,千變萬化,每年的五百萬觀光客,九成五來自日本本土,潔白沙灘,星級飯店,悠閒度假的氛圍,就像日本的夏威夷─這是一般人對沖繩的印象,日本作家柳美里的私小說《命》,就曾提及她和不倫情人搭機到沖繩渡假的經驗。

沖繩到處都是單車道,卻很少人騎單車,當地人看到我們騎協力車旅行,像是看到外星人,總是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哈哈大笑,還有人大喊:

「台灣來的林桑和江桑,加油!」抵達那霸第一天,大林小姐靈機一動,安排我們到接受《琉球新報》採訪的新聞見報了,果然一上路就遇到啦啦隊。

為了趕上沖繩一年一度的祭祖祭(Eisa Festival),一路疾行,一口氣衝到北谷町,還有半小時就可抵達沖繩市了。Vicky想順道拜訪羅夫(Ralph Littlefield),他是派駐沖繩八年的美軍律師,住在美國風濃厚的北谷町─有一半面積屬於美軍基地,Vicky上個月在台中的車店偶遇他的兒子孫小田 (Alex Littlefield),提到沖繩之行,孫小田特意提供他爸爸的聯絡方式。

本以為律師較嚴肅,穿著改良式和服的羅夫卻平易近人,看到我們騎協力車來,笑臉迎人,馬上煮咖啡招待,Vicky送上杉林溪茶,喜愛異國文化的他珍惜地收下。因為工作關係,他去過很多國家,喝咖啡交換趣聞,談到德國人「嚴謹到了偏執的個性」,三個人搶著說出親身遭遇,想到誇張情狀,不免哈哈大笑。

雖然家人分居世界各地,一個人住的羅夫卻很懂得享受生活,彩繪古董櫃是以前在泰國工作時買的,面海落地窗前,有一把流線型不袗管皮質躺椅,看來是所費不貲的名牌設計。三年前,以多年培養的美感,自己設計工作空間,沉浸在塑造空間的魔法中,和設計師好友們切磋,台中的商業空間向來是一級戰區,競爭激烈,不時有創新之作,城市風景就像童話,一夕之間就變樣了,和羅夫聊到室內設計,又是一陣刀光劍影,欲罷不能。

看時間不早,還要趕到沖繩市參加祭祖祭,必須上路了。

聽到祭祖祭計畫,羅夫熱情邀請我們晚上住客房,自願當嚮導開車帶我們去,他去過五六次,熟門熟路,太好了,不用趕著去找住宿,又有內行人帶路,頓時鬆了一口氣,同行的還有羅夫的鄰居Tara,她來自四國,2001年日本興起「移居沖繩潮」,很多年輕人和藝術工作者嚮往島國無拘無束的生活搬到沖縄,她也是其中之一,已經來了五年。

經驗老道的羅夫把車子停在嘉手納空軍基地,再抄近路走到運動場,否則擠滿三十萬人的街道,典禮結束時容易大塞車,寸步難行,他直接帶領大家到祭典隊伍出場的地方,這是最佳的拍照地點。

從1956年開始在體育場(Koza Sports Park)舉辦的沖繩祭祖祭,每個村落都會組隊參加,精神抖擻的孩子穿著有五百年歷史的衣服,衣服上繡著「琉球國」,在三線琴伴奏的琉樂下表演太鼓和舞蹈,表情認真,動作整齊劃一,深深連結故鄉的情感,遊街表演時,圍觀的民眾還會送上紅包當作獎勵。

其中有一隊是由移居到海外和日本本土的琉球子弟組成,雖然離開家鄉,但是不願錯過傳統祭典,自發性組成,這一隊陣容堅強,帶著花笠的女孩子儀態高雅,盛大的太鼓隊精神飽滿,還有三隻毛茸茸的唐獅子,等待出場時,天氣炎熱,罩在獅子行頭裡的人,滿頭大汗,臉色紅通通,只差沒有吐出舌頭了。這隊的用心贏得最熱烈的掌聲,尤其在中場,結合現代的嘻哈、搖滾和流行音樂,配合太鼓表演,表演者忍俊不住的歡樂表情,深深感染了現場觀眾。

根據《琉球史鈔》的記載,琉球樂童的相貌好,僂繾筍腄A而且具備詩歌素養。樂童不僅擔任迎接中國冊封使的重任,也是琉球使節團到日本參加慶賀或是謝恩儀式最受歡迎的成員,參觀首里城時,特別注意到描繪樂童行列熱鬧有趣的畫,恰似今天的祭祖隊伍。

在十七世紀初,琉球王國的武力不敵進犯的薩摩藩,國王被迫出宮當人質,從此,受到薩摩的經濟壓榨和政治控制,然而,當時琉球的三線琴和舞蹈水準,遠遠高於薩摩,戰敗之後,不僅沒有因為意志消沉而荒廢藝能,樂童表現反而更加出色,在日本天皇首度行幸德川幕府的盛典中,技壓全場,贏得滿堂彩,影響了當時剛崛起的「歌舞伎」,歌舞伎原本以笛、小鼓和太鼓伴奏,加上了琉球傳入的三線琴,舞蹈風格詭異清新,讓京都人看得如癡如狂。

其實,琉球的三線來自中國的三弦,再傳入日本變成三味線,隨著商船和朝貢船飄洋過海的弦樂,背後承載了多少故事呢?

漫漫旅途中,有心人總是容易招來因緣,先後聆聽了三弦、三線、三味線一脈相承,卻迥然相異的丰采,置身在天津茶館的說書場,三弦圓潤,搭配說唱藝術,緊扣人心;在那霸小酒館聽沖繩民謠,三線渾厚,加入人聲即是溫柔恬淡的島唄;在熊本的一場私人宴席,素有才女之稱的女主人,在日式庭園的別館演奏,三味線鏗鏘有力,氣氛激昂,直到結束才能喘一口氣,奏罷,女主人解釋,三味線本來是為歌舞伎伴奏,逐漸走向獨奏,後來的「輕津三味線」,還發展出即興演奏,有「日本的爵士樂」之稱。

相比之下,三弦庶民,上天下地,三線溫婉,餘意無窮,三味線淒厲,來勢洶洶,三者各有擅場,很難評斷高下,不過,私心偏愛三線,當地俗諺說:「日本人的客廳,裝飾物是武士刀,琉球人客廳,就是三線。」幾乎人人會彈的樂器,在命運不由自主的海島,變成一部口述歷史……

思緒愈飄愈遠,體育館內,表演結束的隊伍紛紛合影留念,準備出發遊行了。

羅夫帶領大夥兒到緊鄰會場的Orion啤酒節,每個人手上拿著大杯啤酒,座無虛席,繞了好久,連一個位子也找不到,老天保佑,Tara遇到舊識,讓出一點空間,終於可以坐下來了,她開心地去買烤肉、大阪燒,享受夏日祭典。

行前,在網路上找沖繩資料,不多,卻找到夏川里美的音樂,出身沖繩歌謠大賽的她以《淚光閃閃》一曲成名,第一次聽就覺得是「微風吹著椰子樹,躺在沙灘上,喝著鮮榨果汁聽」的舒服音樂。

第一天上路,竟然有機會聽到沖繩樂團的現場演唱,如夢似幻,晚風中,Diamantes主唱城間渾厚悠揚的嗓音,《Okinawa Mi Amor》令人陶醉的旋律,忽然領悟沖繩很少人騎單車的原因了,這樣的藍天,如此的碧海,應該是跳入海中,隨波徜徉,累了回到岸上,沐浴在夕陽中,徜徉在月光下,放聲高歌,騎單車太辛苦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環顧四周,羅夫放下照相機,Vicky放下攝影機,Tara吃完了大阪燒,大家紛紛站到椅子上,隨著音樂跳舞,吶喊,嘶吼,釋放全身能量,忘懷一切的煩惱,我想,琉球之歌,就像是席捲一切的颱風,吹得所有人人仰馬翻,就不會想到戰爭,或是其他破壞和平的事……

那一夜,深深感受到以「歌唱與舞蹈著稱」的琉球魅力。  

 

   ( 聯經出版社    訂價:380元 )

 

《亞洲慢慢來--日本沖繩&九州》2009年9月聯經出版社發行  

在全省各大書店與你相遇,各大網路書店新書熱賣中! 

博客來網路書店   聯經出版網路書店 

對Vicky和Pinky而言,旅行不再是經過哪些地方,而是打入當地人的生活,和在地人互動,旅行的速度越慢,看到的東西越多,因為有那些旅途中交會的臉孔,真誠的交流,精采的故事,東亞糾葛的人文歷史─ 讓《亞洲慢慢來》多了幾分溫柔厚實,多了幾分文化底蘊,也多了幾分迷人的魅力。 

 

Vicky&Pinky 簽名書 請洽藍色空間 04-23723277  
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亞洲慢慢來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