哦!西班牙陽光 (Spain) 點閱次數:4867 分享至 Facebook

時序入冬,最近收到日本車友的伊媚兒,有一位來自西班牙的單車騎士Joseba,已經環球兩年,計畫從日本來台灣環島三週,希望我們盡地主之誼,義不容辭。冷風中,想起多年前的西班牙旅程,那閃閃發光的地中海,彷如昨日。

西班牙的安達魯西亞(Andalusia)是單車環歐亞非唯一的假期。

每天帶著一台單車和全部家當在異地漂流,心理承受程度到了極限,在歐洲八個月,也凍了八個月,從來不曾那麼渴求陽光,嚴重感冒一星期,發高燒咳嗽一整夜,兩人決定暫時停下腳步,將單車及沉重裝備寄在法國朋友家,只帶了一個小背包,搭二十四小時火車從里昂南下,不停往南,直達西班牙南部的安達魯西亞。

第一站是哥多華(Codoba) ,曾是回教統治時期的首都,中世紀歐洲最先進的學術中心,走進回教方形天井,精巧磁磚自成一方天地,推開民宅的古老木雕窗戶,陽光隨著綠色植物到處蔓延,啊!久違的渡假心情,重感冒不藥而癒。

在哥多華古城區漫步是一種享受,環繞世界第二大的千年清真寺,輻射出曲折多姿的巷弄,迷宮般石牆,忽然就出現一個幾何花卉圖案的鐵門,偷偷往內望,視野受限,只能看到一排花盆,一張躺椅或是一隻貓。

白屋,綠葉,紅花,有時門開著,兩人悄悄走進去,屏氣凝神,空氣飄著橘子芳香,尋找摩爾人(來自北非的伊斯蘭教徒,曾經統治西班牙七百年)在歐洲留下的魂魄,淡淡的金色陽光,時間在門外。

當天主教徒收復失地,有紅白雙層拱門的大清真寺,內部加了文藝復興裝飾,一變為天主教堂,這和後來在伊斯坦堡看到的蘇菲亞教堂,剛好相反,回教勢力攻陷伊斯坦堡後,在拜占庭教堂外蓋了四座宣禮塔,內部換上《可蘭經》讀經台及朝麥加朝拜的聖龕,改成清真寺使用。兩者不同點在比例,哥多華清真寺佔地太廣,在聳立八百五十根圓柱的挑高空間,瑪瑙、琥珀、大理石、花崗岩層次分明,在角落硬塞進天主教聖壇、講經檯及禱告椅,顯得不倫不類。

不同宗教爭奪信徒的精神領域,具體表現在安達魯西亞的混血風格,到了塞維爾(Sevilla)─佛朗明哥舞和鬥牛的故鄉,加入更多元素,奔放熱情的舞蹈,融合了吉普賽人流浪的血液,當地民謠的深沉之歌,表達安達魯西亞的情感和悲哀,大街小巷,貼著佛朗明哥舞的告示,黑白影印;鬥牛場比體育場宏偉,門口有場次表,酒吧牆壁貼著傳奇鬥牛士的照片,比才歌劇《卡門》的場景,全民狂歡。

浸淫在西班牙的繽紛多采中,最喜愛市場和酒吧,厭倦了西北歐超市的冰冷和貧瘠蔬果,這裡的攤位充滿了熱情的紅,辣椒、蕃茄、甜椒、百香果、葡萄、芒果……不過,不可以任意挑揀,必須由老闆親手拿─曾經被痛斥一頓,落荒而逃。活跳跳的魚蝦、雞鴨,光看著就覺得興奮,後來在巴塞隆納看電影,認識了墨西哥裔的英文老師,受邀到她家作客,旅伴借廚房煮了香菇雞,從身體暖到心頭的進補,驅走不少寒意。

以前不喜歡橄欖,在酒吧學當地人喝紅酒,點一盤鹽醃風乾的西班牙火腿切片、勁道十足的麵包,加上新鮮爽口的青橄欖,簡單食材,卻是令人驚喜的美味,才知道以前吃的是鹽醃黑橄欖,較鹹,青澀的青橄欖用檸檬和百里香醃製,清香回甘,間接感受到地中海陽光,回味無窮。還有Tapas,西班牙下酒菜,當地晚餐吃得晚,直到六七點,正式餐廳空無一人,大家都擠在酒吧喝啤酒聊天,分量不多的下酒菜種類很多,用橄欖油、蒜頭和迷迭香調味的花枝、章魚,醃漬沙丁魚等海鮮盤,百吃不膩,和後來在格拉納達吃的西班牙海鮮燉飯(Paella),都是巧妙運用當地食材烹調的美食。

暖胃,身體也暖和多了,之前旅行,為了經費,大都是買麵包夾乳酪或是果醬吃,尤其在物價高昂的北歐,幾乎不曾走進餐廳,都是在超市補給冷食,長期下來,對熱騰騰食物,充滿一種病態的渴望,到了地中海國家,終於一償宿願。

精神逐漸恢復,一直嚮往格拉納達(Granada)的阿爾罕布拉宮─阿拉伯奈斯爾王朝留在歐洲最後一座堡壘,走過殖民地財富堆砌起來的西班牙廣場後,搭巴士前往。

舟車勞頓,再從格拉納達市中心往東北斜坡走,終於抵達山頭上的阿爾罕布拉宮,疲勞盡消,難怪說中世紀哥德風格是受到回教建築影響,精雕細琢的鐘乳石壁雕和大理石鏤空花柱,讓格局方正的城堡主體,有蕾絲般輕盈美感;北非沙漠文明最重視的水,由上往下,利用物理原理和地形精算,讓水貫穿宮廷花園和宮殿,時隱時露,有時是映照建築的平靜水池,有時是潺潺小溪、拱形噴泉,摩爾人在遁入北非之前,建造這座「高處天堂花園」,設計和完工能力令人驚嘆,這座「紅堡」值得長時間細細探訪,在書店看到一本當地作家的書,不論是黑白照片的光影,或是思索的文學語言,都是在訴說摩爾人未完成的夢境,留下嘆息,讓人念念不忘。

走到最高點,眺望下方的阿爾拜辛區,摩爾人到西班牙最早落腳處,忽然下冰雹了,趕緊躲入走廊,十多分鐘後,太陽又出來了,照亮因含鐵呈現紅色的山脈和城堡,西班牙古諺說:「如果你離開人世前,未到阿爾罕布拉宮走一趟,那麼你這輩子都白活了。」可見這座回教徒建造的夢幻城堡,多麼受到崇信天主教的西班牙人肯定,這算是不同宗教相遇的美麗錯誤吧。

離開西班牙前,特地到濱海小鎮馬拉加斯塔(Malagueta),只是為了在離北非最近的地方,看海。

住在小酒館樓上,清晨,酒館就擠滿了喝酒的人,熱鬧滾滾,吃了一點下酒菜,往海灘走,在早春料峭寒風中,沙灘寂靜,只有一個抱著吉他的男孩,無畏寒冷,在海浪前練習,他走後,沙灘就屬於我們了。

穿戴全副武裝,海天一色中,回顧這次追尋陽光之旅,其實,春天還沒降臨安達魯西亞,真正的好天氣不多,大多是陰沉冬日,單車旅行,遇到歐洲難得一見的冷夏,對來自熱帶島嶼的騎士,真是不可承受之重,因此,在西班牙中庭,每次看見微弱陽光出現,什麼也不想做,沒有比曬太陽更有意義的事了。

哦,西班牙陽光,雖然不多,加上安達魯西亞的熱情和美食,治癒了長途旅人冰凍的心,可以繼續上路了。
 

本文刊載於《全球中央》雜誌 ─ Pinky 江心靜專欄 2010.12月號
 

 分享至 Facebook

  回 [ 單車環球夢 ] 所有文章列表

空谷回聲

分享您的讀文感想

暱稱:
E-Mail:
網站:
內文:
驗證碼:
請輸入上圖的驗證碼(皆為大寫英文字母)